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产经

旗下栏目: 股票 金融 宏观 产经

2019新财富500富人榜出炉!入选门槛大降三成,二马守擂前二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5-15
摘要:2019新财富500富人榜出炉!入选门槛大降三成,二马守擂前二

今天,新财富500富人榜重磅揭晓,这是自2003年以来,新财富推出的第17份榜单。作为民营企业发展的晴雨表,这一榜单通过上榜富人的变动情况,再次呈现了中国经济最具活力的部门过去一年的投资新动向与创富新风口。

经济转型的起伏中,中国富人财富在过去一年迎来硬核洗牌。新财富500富人榜上榜者的财富总和从去年的95677.3亿元降至2019年的81030.5亿元,基本回到了去杠杆政策启动时的2016年;而人均财富也从去年的191.3亿元下降至162亿元,降幅达到15%;上榜门槛更从去年的64亿元降至45亿元,足足下降了19亿元,降幅高达30%。

不过,处于榜单顶尖位置的富人财富并未有太大变化。2010年至今,马化腾一直雄踞中国最富十人之列,金身不破,这是所有地产巨富都未能实现的稳定性。保持第二的马云,个人财富只有2206亿元,但他通过阿里、蚂蚁金服、云锋基金控制和参股的上市公司市值已经高达4.5万亿元。

2019年,中国最富十人中,只变动了1个人,为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第一次。字节跳动的创始人张一鸣,今年取代了李书福、李星星父子在前十名中的位置。从赤手空拳到坐拥770亿元财富,杀入富人榜前十,张一鸣只花了7年。“年轻人的第一个手机”则将小米的5位创始人齐齐送入榜单。

2019最富十人:二马守擂前二,36岁张一鸣7年登顶

在庞大的以“10亿元”为单位的财富面前,这一届榜单呈现得与从前不同。中国富人榜的前十名,第一次前所未有地稳固。2019年,是这12年来,前十榜单中第一次只有一个人出现变动。

和去年榜单相比,前五名富人及其名次竟没有丝毫的变化。马化腾与马云继续垄断了创富力的前两名,和腾讯阿里在线上线下各领域的咬合竞争相似,二马的财富值也十分接近,相隔不过54亿元。

许家印、王健林、杨惠妍三位地产商,则继续持守中国最富第3-5名的位置。

王健林的财富虽然大幅缩水,从2016 年的1982.6 亿元,到2017 年的1794.3 亿元,2018 年1782.6 亿元,再到2019 年已经下降至1499.1 亿元;相较于2016 年的高点,蒸发将近483 亿元,但是,相比众多富豪被动损失过半身家,大力甩货的万达,2018年有息负债比2017 年减少约30%,是国内大型企业中有息负债率下降最多的企业之一,并解除了海外债务违约的风险。万达变得更加安全。王健林堪称择天时领跑大势的资管高手!

年仅36岁的张一鸣,意气风发闯入前十。被他挤落的,则是去年首次进入前十的李书福/李星星,受到吉利汽车市值大幅下滑的影响,二人跌至第18名。

张一鸣的出现,不仅再一次演绎了个人在互联网时代的财富传奇轨迹,更深层次的意味则是,中国最富十人之中,已有5席为TMT行业富豪,这是力量扭转后新时代的一个隐喻——经过十余年的震荡洗涤,互联网创富的能力开始逐渐在榜单上形成一种“霸权”。

互联网创富不仅呈现垄断前列的趋势,他们还在榜单上展现了越来越强的财富塑造力度。如小米2018年上市,立誓要从“年轻人的第一台手机”变成“年轻人拥有的第一只股票”,但最大赢家显然还是8年前跟随雷军创业的小伙伴们。林斌、黎万强、洪峰、许达来等数位小米高管的财富浮出水面,并成功上榜。其中,小米集团现任执行董事兼总裁林斌,以330.6亿元身家排名第47名。如果不是上市至2018年末小米跌幅较大,小米高级副总裁刘德、前首席科学家周光平等人也有望上榜。

从2008年以来,中国前十富人的格局已趋向固化。2008-2012年,全球金融危机肆虐的5年间,中国前十富人的变动率分别高达40%、50%、60%、50%、40%,也就是说,上一年的前十名,到了第二年几乎有一半的概率被替换掉。这既显示了大金融周期中财富洗牌的剧烈程度,也揭示了当时中国不同产业造富的动能充沛。而2013-2018年间,每年至少也有2-3个人挑战成功,轮替杀入前十。

2019新财富地区创富榜:东部超越西部,南方压倒北方

南北战争,作为中国地图炮们的常规战争,已经从月饼粽子豆腐脑的甜咸撕到饺子蘸酱油还是蘸醋。不久前,一则“南方经济正在碾压北方”的评论把这场大战推到了新的高度。2018年新财富发现,作为中国人口地理分割线的胡焕庸线,也是一条创富强度的分界线;今年,我们继续发现,作为中国地理上南北方分界线的秦岭—淮河一线,同样是一条财富版图的分界线。在造富能力上,不仅东部碾压西部,而且南方碾压北方,北方上榜人数量仅高于南方的1/2,财富总额低于南方的1/2。

(2019年31省市区上榜富人情况)

同时,中国的财富重心进一步向东部沿海的“金边地带”倾斜,粤港澳大湾区、长三角湾区、环渤海湾区日益闪亮。2019年,来自三大湾区的富人,占到了新财富500富人榜上榜人总数的77.8%,其财富占到了83.96%。而且,居于第21名——海底捞创始人张勇和舒萍夫妇之前的20名富人,均来自东部沿海各湾区,再一次佐证了中国东西发展的不平衡。

在今年上榜的富人中,共有103人来自粤港澳大湾区9市,占总上榜人数的20.6%。其财富总额,占比更达到27.57%。这一地区不仅诞生了今年的中国首富马化腾,更在前十名富人中贡献了6人,他们分别来自大湾区的深圳、广州和佛山三市,共拥有8493.5亿元财富,惊人地占据了所有上榜人财富的10.5%。

历来富庶的长三角湾区,同样是中国经济举足轻重的一极。共有149位来自江浙沪“包邮区”的富人登上了今年的新财富500富人榜,占总人数的29.8%之多。而其财富总量,更占到上榜富人总财富的28.8%。

包括京津冀、辽东半岛、山东半岛在内的北方环渤海湾区,也有多达137位上榜富人,但北京以一己之力贡献了89位富人,为所有城市中最多。而曾经被确立为“北方经济中心”的天津,仅有3人上榜。同属环渤海湾区的辽宁和河北,各有13和10人上榜,显著落后于江苏、福建等南方省份。即便坐拥全国第3的GDP总量的山东,上榜人数不及浙江的一半。

责任编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