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热评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社会 热评

曹和平:拉动内需得“开闸放水”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6-18
摘要:在几十年形成的双路径依赖下,如果要拉动内需,必须寻找基于中国消费者集体行为的内在需求产业布局。

  刚刚公布的中国5月份外贸进出口数据显示,进口比去年同期下降2.5%,外界解读为中国内需增长动力不足。这个思路的立足点在于:首先,4月份中国进口比去年同期下降2.4%,5月份下降2.5%,降速在增大;其次,在“特朗普衰退”的外部冲击下,全球贸易形势会更加不稳定,如果内需不起来,怎么守住中国5.5%-7.5%的中高速增长目标区间?

  当然能守住。但问题是,采取什么样的对策让“守得住”的承诺有效落到实处。从大的方面看,我们得知道国内目前存在哪些抑制内需的制度因素和政策机制,祛除这些抑制因素的短期和长期对策有哪些。特别是短期性有效对策有哪些。并且,它们能以足够的规模内生为需求吗?

  首先,我国抑制内需的制度因素在于对增长的产业路径和政策路径依赖,正是它们的存在带来了拉动内需的转型高成本。中国改革开放后的主要对标经济体是美国,宏观管理上也施行总需求管理。投资拉动加上出口导向型的产业政策,让投资周期超过商业存货周期成为经济波动的主要因素,与美国商业周期作为经济波动的主要因素不同,投资周期与国内PPI(生产者价格指数)以及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共涨落。同时,出口导向型政策又将两个价格变量越过国内市场与国际市场对接。在外向型经济占主导的模式下,只要世界其余市场容纳得下中国劳动密集型生产形成的出口,这种增长模式就不必过于担心美国经济滞涨。但是中国通胀的跨周期效应微弱,在世界其余市场饱和前,产能在国内累积。这一过程在国内是半隐性的,一旦经济下行或者某类产品接近饱和(如光伏和集装箱)时,海外市场累积的国内对应巨量产能过剩就会显现。以钢铁行业为例,我国在2003年前后出现供大于求的均衡点,随后每个经济年度增加5%左右或更高的过剩产能。到2011年的时候,我国钢铁产能稳定超过8亿吨,自身消费不到5亿吨。

责任编辑:管理员